80、第 80 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80、第 8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80、第 80 章

  一线城市的机场哪怕是凌晨4、5点依旧人来人往,灯光通明的候机楼里,急匆匆的赶机人群拖着行李箱,滑轮和登机广播声一阵阵响起。

  每个人都有目的地,除了她。

  蹲在一号厅出机门口的女孩上身只穿了件包臀的紧身薄款毛衣,连外套都没有。过耳的短发有些凌乱,只拿着一个小挎包。

  一辆一辆巴士把和她一块等车的人接走。

  四月下旬的清风还有几分萧瑟,南方的温度未还暖,女孩唇色被冻白了,甚至有些干涩。

  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盯着向她靠过来的一辆熟悉的车。

  驾驶位上的项浩宇打开车门,见她缩在那一小团时不由得皱起眉。

  近一年多没见面,是澳洲待不惯还是卓策没好好让她吃饭?怎么瘦成这样了。

  “哥……”路鹿往手心里哈了口白气,搓搓手掌心朝他露出一个笑。她脸色苍白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倒。

  事实证明也确实因为蹲了这么久差点站不稳。

  项浩宇及时扶好她,两个人一瞬间体温靠在一起,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很快松开手,把身上的风衣外套脱下来罩在她身上裹紧:“怎么突然回来了?想家了?”

  其实想家也该回安清或帝都,怎么会是直接买他所在的南港的直达机票。路鹿低着眼,不避不让:“不是,我想你了。”

  “……”

  互相因为这句话又沉默下来。

  车的副驾驶那有人摇下车窗,女人从那探出头,招手:“小鹿!快上车啊,你俩磨蹭什么呢?要叙旧赶紧上车叙,外面风好冷!”

  “晚葭姐?”路鹿侧首看向一旁的男人,而后者不动声色地避开视线。

  他连来接她都要带上另一个好友一起,这得多想避嫌?

  江晚葭坐在副驾驶,她只好坐到后边去。

  车缓缓启动,远离机场嘈杂,男人抬手把车内空调的温度调高了点,把在路上顺手买的热奶茶递过去。

  江晚葭比他们都大几岁,也是趁着纽约那的公司放长假才回国一趟,见到妹妹就止不住往后看:“你可算是舍得回家了,在澳洲连个信儿都没。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她敛着眼,手捂着热奶茶,“晚葭姐,你怎么来南港了?”

  “我想来找阿辙,但这臭小子在他准丈母娘家蹭吃蹭喝!”江晚葭提起这人就气,咬牙切齿地打个哈欠,“我到现在还没和我弟媳妇见上一面,前天视个频都被他打断了。”

  听见她说“弟媳妇”三个字,路鹿还有些恍惚,笑了笑:“你说小美人啊?你见到她肯定会喜欢的。”

  “哦,你和江辙她老婆玩得不错?”江晚葭往后转头,“和你一样大吧?得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让我们阿辙在国外那几年都对她魂牵梦绕的。”

  江晚葭这个弟媳妇倒是见过不少次了,有在江辙手机里的照片,也有几年前和最近几次视频里。

  隔着屏幕只觉得是挺安静的一姑娘,不算活泼闹腾。

  漂亮归漂亮,但不可否认她气质更胜于脸蛋。这种恬静的性子居然能让她那不可一世的堂弟惦记七八年,可见是真的有点本事。

  提起熟悉的人,路鹿放松了十几个小时飞行的疲惫,往后靠在车椅背上:“她是我见过最酷的女孩……不穿太裸.露热辣的性感衣服,不纹一手纹身,也不抽烟喝酒染发烫头。”

  江晚葭挑眉:“这么乖还能酷起来?”

  “是啊,神奇吧。”她把头扭向另一边,咬着唇笑笑。

  许久没说话的项浩宇突然开口:“你先去晚葭姐的酒店休息休息,我晚点给妈发个消息。”

  “不要告诉妈妈。”

  他握紧方向盘的手敲了敲:“你回国一趟不回家看看?跟卓策说了吗?”

  路鹿望着他冷淡的下颔,低声带着点小小的叛逆:“没有。”

  车里一下就陷入安静的状态,就连江晚葭都能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她移居国外后一直没怎么搭理过家里人这些事,知道这个妹妹是和大部分圈子里的人一样联姻嫁人。虽然有些意外,但也能理解。

  江晚葭轻声问:“小鹿,是不是和卓策吵架了?”

  车停在酒店门口,项浩宇从后视镜里看后座一眼,听见她说“没有”。

  他好像放松了一口气,解开安全带给她开车门,极力避开她的视线:“不想回家那就先在晚葭姐这待几天,手机充好电,别让人联系不上。”

  日出已经从天际冒出一个头,大家都被她突如其来的回国弄得措手不及。

  江晚葭倒是还好,时差一直没倒过来,这会儿生物钟还停在美国的傍晚。

  她边牵着路鹿往里面走:“我们先去睡一觉,我带了一箱子衣服,你待会儿随便挑件换上。对了,你是坐的经济舱吗?飞机上没好好睡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长长阶梯通往酒店堂皇富丽的大厅,这个点的路上几乎没多少行人。路鹿往后回头,看见男人还站在原地目送她们往上走。

  她鼻尖一酸,跟江晚葭说了几句,突然往回跑过来。

  项浩宇冷着眉宇看她朝自己奔过来,其实并不惊讶。

  她总是这样,随心所欲惯了,不计后果的任性,也吃准了自己拿她没办法。

  在女孩手快要抱过来的时候,他声音比平时严厉许多,几乎是呵斥:“路鹿,我是你哥。”

  她听了也不为所动,还是要伸手抱向他。

  男人轻而易举就捏住她两只手,推开点,拉开彼此的距离。

  路鹿像是被他攥疼了手,眼眶渐渐红了,鼻音厚重地重复:“不是亲的,又不是亲的。”

  项浩宇凝着声:“那也不行,你已经结婚了。”

  “我离了!”她声音快要委屈死了一样,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我给他留了离婚协议书,我要离婚。”

  握住她手腕的力度一怔,好像被这消息震惊到了一般。

  路鹿感受到他的呆滞,立刻得寸进尺使力挣开他,不管不顾地抱上他的腰,抽噎着:“哥,我想你,我不想回去了……”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女孩柔软的发丝蹭过他下颚线。项浩宇手僵在那,错眼瞧见她耳垂下仿佛有几道抓痕。

  和去年婚礼上那个恶作剧不一样,这是实打实的抓痕,在她白皙皮肤上显得尤为清晰。新的伤口,痂像是刚结不久的。

  项浩宇掀开点头发看得更清楚了点,眼眸晦暗不明:“是不是他对你不好?”

  路鹿哭得喘不过气,哪里顾得上和他说话,往他怀里蹭得更紧。

  台阶上的江晚葭目睹这一场景,简直跟小情侣吵架后的冷战期一样。最后看见两人抱着“耳鬓厮磨”了会儿,齐齐上车离开。

  她有点觉得脑内三观被颠覆了,跟看烧脑美剧似的,不由自主骂出一句:“这什么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