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52、第5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2、第52章

  陈溺驻足站在那欣赏了不到一分钟,也没去管这场突如其来的雪,直接给小区物管发了消息让他们喊人来清理。

  把阳台门刚关上,路鹿就给她打了一个视频通话。

  这姑娘反应一向比平常人慢小半拍,这会儿终于是明白了陈溺昨天的举动用意,才把电话打了过来。

  陈溺看见她身后的背景还是那间婚房,就知道自己做了白用功:“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的,他急得要打卓策。”路鹿笑着摇摇头,“是我解释了……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她在大学只读了三年,却是爱意表露得最□□的三年。

  是根木头也该懂了。

  项浩宇误以为她被家暴,会暴怒,会不假思索抡起拳头往上打。

  他无条件纵容她撒娇任性二十多年,这些年连个女朋友也没找过。两个人朝朝暮暮的相处里,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心思?

  他只是不敢接受,也觉得让她嫁给卓策会比跟他在一起好。

  路家的恩情压着他,道德伦理压着他,他这些年来无亲无故的自卑也压着他。

  几年前她喝醉了去亲他,吓得他毕业后再也不敢回路家。

  路鹿有些无奈,认命了:“他没错,是我的错。我不该动这个心思,弄得两个人都回不到从前。”

  陈溺撑着脸在视频这边听她碎碎叨叨念着项浩宇的好,良久后笑了笑。

  她还坐在中岛台的凳子上,晨光从厨房窗户一侧打在白皙的脸上,漆黑眼眸被染的泛着棕红色。

  她这种纯净的长相,笑起来都好温柔。

  路鹿看着她的脸,仿佛也被感染,笑着问:“你笑什么呀?”

  “笑一个傻子。”她语气里不掩饰心疼,“傻到擦着眼泪也要替那个人说好话。”

  “没有,说到底是我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这通电话打过来,当然不只是为了说自己的事。

  路鹿有些犹豫地开口:“小美人,江辙哥回来是想跟你复合吗?”

  “嗯?”陈溺不太想聊他,装不在意,答得也敷衍。

  “我知道你上回肯定也不乐意搭理我。”路鹿抿抿唇,“其实当时我家里生意上也出了很大问题,现在才慢慢在转圜的关键档口。”

  这事一开始是从江辙家开始的,那年江家被恶意举报,因为税务方面的问题被调查。做大做强的企业,哪能每份账都干干净净、分文不差,

  上面摆明了有人要故意整江家商誉,一点点差错都给你揪出来。

  江老爷子又是一身清廉的退休老将军,自然不管儿子这边的事。

  大院里一家被查,一牵发而动全身。

  江嵘唯恐自己这只出头鸟被狙、几十年心血付诸东流,早早带着李言拿了绿卡,还急着把一大部分产业调到海外去。

  最后又舍不得儿子,捏了个幌子说自己在美国查出病了,让好友女儿接江辙过来。

  人接过来,还把他护照骗了。

  在外留学到读研那几年,江辙压根回不来。他作为公司二股东被限制入境,这些陈年旧帐查了很长时间。

  路鹿起初也被送到过美国一段日子,看着他从一开始抽烟酗酒,颓得像条狗,也总算知道什么叫一物降一物……

  家里生意上的破事,再加上自己的事,他整个人像垮过一次。

  路鹿那时候也不懂事,只会为姐妹讨公道。

  她对着江辙骂:“你不会遇到像溺溺这么好的女孩了,也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样能随便接受一个人,你活该孤独终老!”

  江辙醉在烟雾缭绕里,闻言也只是很无所谓地点头:“好。”

  ……

  “你当初把联系方式都断了,一脸要断情绝义的架势,可能也没办法了解他的近况。我怕你觉得江辙哥在国外很潇洒……”路鹿叹口气,“他也不容易,这种家庭一旦落马其实很难在国内发展。但政策一放松,他就急着回来了。”

  不是以江氏地产的公子爷身份回国。

  而是靠自己往上读书的文凭和不断钻研的科研成果,被想请他回来交流技术学术的各大高校诚邀回来的。

  这些事路鹿不说,恐怕江辙这性格也不会提。

  他不爱表达软弱,霸道地藏着真心又死要傲娇面子。旁人总说他是天之骄子,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除了“骄”,还有“娇”。

  “我没有想为他找些身不由己的理由,你那时候决定分手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她说到这,停了一下,“溺溺,我只是不想你有遗憾。”

  小区业主群里又刷屏了一大堆消息。

  先是分享上午拍的雪景照片,又开始抱怨是谁这么没眼力见儿,居然喊物管给清理了。

  陈溺刷完消息,也没去阳台再看一眼。

  本来想着晚点和倪茹她们一块出去吃个午饭,正好高中也放了暑假,可以一块儿带上倪笑秋。

  但才忙着打扫了一遍房子,母亲潘黛香就打来了电话,一张口就在哭:“小九。”

  “怎么了妈?”陈溺以为出什么事了,急忙拿起车钥匙,边往楼下走。

  “你爸爸、你爸爸他又去赌钱!”

  陈父立马在那边大声争辩一句:“说了多少次,我不是赌钱!你别跟小九胡说八道!”

  潘黛香哭哭啼啼地骂他:“你这跟赌钱有什么不一样?好好一个家好不容易过得好了点,又被你给败成这样……”

  陈溺捏紧方向盘,听得烦躁,声音隐隐带着愠怒:“到底怎么回事?”

  “小九,你是不是在开车呢?”陈父接过电话,好声好气地跟她说,“先好好开车,爸爸真没去赌钱。”

  没人比陈三愿更清楚赌博有多容易让一个家分崩离析,这次还真是潘黛香冤枉他了。

  但他也没好哪儿去,虽然不是赌博,却是被骗了。

  几年前陈父捣鼓水产养殖,不算大生意,但好歹挣了点。加上陈溺工作稳定,也有往家里寄存款。

  人一有闲钱就存不住,总想着回到以前那种日子。

  但陈三愿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几十年前是走大运、站在了赚钱的风口上了才狂捞了一笔。

  现在还想着用之前那种方式,亏损是小事。

  被人哄骗几下,把水产生意上的下一轮融资都给投进去了,又是一次血本无归。

  陈溺听着头疼,揉揉太阳穴:“那今天不是要提渔场的货吗?钱没了也没去提?”

  “钱交是交了,就是又要麻烦你了……”陈父话语变得断断续续,“哎呀,你先回来,回来再说。”

  车停在胡同门口,陈溺也顾不上跟左邻右舍打招呼,提着腿就哒哒地往楼上跑。

  家里虽然还住着三室两厅的老房子,但环境比之前改善不少。

  门没关,陈溺还没进门就远远地喊了句:“爸?”

  “啊?”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江辙下意识抬头,应了声。

  “……”

  她蹙着眉:“你在这干嘛?”

  江辙头颈笔直,短发利落。坐得还挺舒适,跟当自己家似的。他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拉链拉到锁骨下,露出清晰下颚线和嶙峋喉骨。

  长腿屈在茶几边,身前还一杯喝了一半的茶,看上去坐了有一会儿了。

  没等他开口解释,陈父从房间出来:“小九,回来了。”

  怕她误会,江辙站起来,先说了句:“我正好碰上你爸爸追人,就帮了把手。”

  “是,我看见劝我投资那人了!追到小巷子里———”陈父有点不好意思往下说,“那孙子还找了帮手来,还好我碰见了小辙。”

  江辙在边上适时补充:“已经报了警,人也被抓进去了。但陈叔应该是碰上传销组织了,不确定能不能把钱拿回来。”

  陈溺越听,脸色越沉:“亏空的钱怎么补上的?”

  陈父支吾开口:“小辙说是你的朋友……刚你闵叔叔催我拿钱,他就帮我垫付了一下。”

  想来进一次货的钱也不少了,陈溺拿过单子看了一眼:“我这个月之内会把钱取出来还你。”

  江辙:“不急。”

  她淡声赶客:“我急,钱我会尽快还给你。今天的事谢谢了,没其他事,你就先回去吧。”

  “小九,你别急着赶人走啊。”陈父说,“我还想留他在这吃个午饭。”

  陈溺捏着手机的手慢慢攥紧,跟要爆发了似的,快语连珠地骂:“吃什么午饭啊,哪有心情在这给他准备午饭?您就是不长半点记性,我妈现在还在房间哭,您天天瞎弄什么投资?上回是把一条腿给让人弄折了,再来一次怎么办?!”

  知道自己女儿平时的温驯模样,这刻也实在是被气得不行了。

  陈父被她说得不敢出声,低着头难为情。父母越老,犯了错就越容易依附孩子。

  一笔不大不小的钱没了就没了,反正是已成定局的事。

  但陈溺是真的容忍不了他一次次为了贪图小利犯大错,丢完钱还要赔上自己身体。

  房间内的潘黛香也听见了陈溺在发火,平时越没声的,生气起来更是吓人。她开了门,嗫嚅道:“小九……”

  边上的江辙拍拍陈溺肩,安抚道:“消消气,人没事就好。”

  本来家事乱糟糟,不该让一个外人掺和。

  但潘黛香心细,瞥见江辙下颔那被嚯开一个血口子,忙让陈溺去储物间拿消炎药和创口贴。

  陈父去菜市场买菜了,等陈溺拿了医药箱出来,就瞥见江辙和她妈妈坐在沙发上相谈甚欢。

  这人真是有本事,把哪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哄得开怀。

  见她走过来,江辙侧头:“我来这儿之前不知道陈叔是你爸。”

  简而言之,真是偶然遇见。

  “哦。”她应得冷淡。

  潘黛香笑了下,缓和气氛:“小辙和我们小九是什么样的朋友关系啊?”

  陈溺:“公事上有合作。”

  江辙:“很多年的老朋友。”

  潘黛香:“……”

  这两人同时开口,说得答案却是南辕北辙,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江辙眼皮耷拢着,补充说:“好友,现在在公事上恰好又有合作。”

  “噢。”潘黛香看了一眼没反驳的陈溺,又说,“这孩子身边在读书时候也没几个朋友,你们认识多久了?”

  江辙:“算上第一次见面,有9年了。”

  陈溺在一旁打开医药箱,眼睛垂下,很轻地眨了眨黑睫。

  “那是大学同学了吧。”潘黛香不动声色地继续问,“你好像要比我们小九大一岁,是她学长?”

  他没脸没皮地开玩笑:“是,刚开学小九就说我是长得最好看的学长,所以愿意多跟我亲近。”

  陈溺听他胡言乱语就不由得脱口而出:“你放屁。”

  潘黛香在边上听得不舒服,瞪她一眼:“小九,你这么大个人了,说话要讲礼貌。”

  “好的妈妈。”陈溺乖乖应了,过了几秒,换了措辞对着江辙重新说,“您放屁。”

  江辙唇角翘了翘,英气立体的眉骨稍抬,带着点疑惑看向她,眼里是藏都不藏的惯宠。

  潘黛香一巴掌拍陈溺背上,用眼神警告她好好说话。

  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平日里挺乖一女孩子,今天情绪大是大。可怎么对着自己的老朋友还这么呛?

  陈父他们硬要留人在这吃饭,还让陈溺好好招待人家。陈溺想了半天终于弄出个理由:“不行,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

  陈溺瞎扯:“你们不记得我还要去南洲岛的庙里还愿吗?”

  被她提起,潘黛香才有了记忆。

  当年陈溺还叫“陈绿酒”这名字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他们夫妻俩除了请高人给她改了名字,当初还去了一场寺庙里求福袋。

  按说这个还愿不应该都快二十年了才去还。

  但之前那座庙迁了,最近潘黛香才知道原来那家庙的主持现在在南洲岛上的一家小庙里。

  上了年纪的人都迷信,尤其是陈母。

  她一听也是:“那你去吧,小辙在家吃个饭。”

  江辙婉拒了:“陈姨,我陪小九一块去吧,正好我也想去求求佛。”

  潘黛香许少见正当年轻有为的男人信这些,起了兴趣,问了他一句:“你想求什么啊?”

  陈溺在玄关处的动作一顿,听见那人慢悠悠地吊人胃口。

  他语气缓慢,视线往门口那看,声线低沉又带着点吊儿郎当:“想问问佛祖能不能把我攒了二十七年的生日愿望给兑了,求个姻缘。”

  “……”

  两人一前一后一起出了小区门,陈溺回过头:“把你银行卡号发我。”

  他懒着声提醒道:“你把我拉黑了。”

  陈溺面不改色拿出手机把他的号码拉出来:“好了。”

  “我想用微信发。”

  她听出他得寸进尺的意思:“你找茬?”

  “不加算了。”江辙插兜跟在她身后,眉梢都透着股松散,“我就喜欢你欠着。”

  陈溺闷着气,几秒后转过身把二维码递给他。

  好友申请出现在新消息里时,她瞥见他还是那个号,连头像这么多年也没换过。

  通过好友申请后,江辙也没急着把卡号发她,反倒发来了好几张截图。

  全是登机牌的航班,全是些沿海城市。

  她停在车前,问他:“这什么意思?”

  “这些城市的机场和港口都在同一块地方。”江辙走近她,低了眼说,“夏天的雪看过了吧?那我带你去机场等船。”

  “……”陈溺看着他下颔被自己贴歪的创口贴,有些怔。

  他单手撑在她身后的车顶上,声音缓缓:“你说得不可能的事儿,在我这都是可能的。”

  悠长的夏日,绿意昂扬。

  胡同口两棵大梧桐树,阳光从罅隙里照射下来,投在两个人之间,像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分割线。

  但江辙偏要再往她近一步,越过那道线。长腿跨入她腿间,后脑勺逆着日光:“那我和你还有可能吗?”

  陈溺刚要说话,又被他截停:“算了,你说了不算。”

  “……”

  他动作很快,拉开她径直上了副驾驶,厚着脸皮还要客气一句:“麻烦了。”

  “你上我车做什么?”

  “说过了,和你一块去拜拜佛。”

  陈溺气得摔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被逼得骂他厚颜无耻:“神经病。”

  面前一道阴影覆盖,江辙凑过来盯着她的嘴:“陈绿酒,你来来回回就会这几句?”

  他现在就跟打通任督二脉似的,满血复活,活像十九、二十出头那会儿的无赖。

  陈溺语顿:“你再继续跟我说话,就滚下去。”

  他混混地做了个拉链封嘴的动作,靠在椅背上,痞得不行。

  不过这一路到后边,车里还真算得上和谐,安静得像没半个人似的。

  南洲岛的那座庙在山脚,群山环绕,寺庙面积不大。但暑期的香客很多,香火正旺盛。

  庙堂门口有一棵百年的参天大树,枝干上挂满了红色丝带和木牌。

  陈溺下车之后就没管过他,错身和来往拜佛的人擦肩经过,没那好奇心去看经幡和木牌上的俗愿。

  她只顾着找当年那位方丈,还自己的愿。

  江辙也没到处乱逛,两条长腿迈进去,只静静地鹤立在偏殿等她。

  潭水悠悠,人群熙熙攘攘。他听着耳边喃喃梵语,突然回想起过去的声色犬马,百无禁忌。

  童年时的乖戾孤傲,少年时的放荡不羁。

  时光割裂,生途淬凝成土,从光鲜沉到谷底也不过寥寥几年。

  又想起有年暑假,他和陈溺途径一个小佛寺。

  他以观光玩乐性质踏进去,她明明也不信神佛,却嗔他嘴上无忌讳,没有半分敬畏心。

  往事在这一刻重念起,总觉得有些讽刺。

  江辙眼睛被香火气醺得发涩,隔着缕缕青烟和被清风刮乱的香灰看向她低眸时的干净侧颜。一如那些年里,她目光望着自己时,总是安静又专注。

  他忘了说。

  他已经很久不敢再谤佛,怕佛听到,对她不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