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 41 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41、第 4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1、第 41 章

  赛程结束,各大学校的人都在现场休息,自然也有旁人注意到了台上的异常。

  “我靠,真会玩儿啊。”“跟谁说呢?他女朋友?”

  耳边传来这样那样的惊呼。

  观众席上的陈溺不由得弯弯唇,真够轻狂的。

  江辙这人就是这样,从来都是有资本也有底气,在一群优秀的人里也是颗熠熠生辉的星。

  台下以项浩宇带头的那几个人看见了在空中浮着的那行字:黑色的又沾着点立体的莹光。一个个开始骂他:“江爷,别骚了别骚了!”

  “往哪秀恩爱呢?直播镜头可还没关啊。”

  “这还没拿奖呢,嘚瑟过头了!”

  江辙没搭理他们,低头看陈溺发来的照片,笑意潋滟。

  是张她的半脸自拍,素净的一张脸上没什么情绪。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路鹿画的字母,好几个他名字的缩写:JZ。

  手指放在屏幕上,指腹顺着她的侧脸轮廓转了一圈,然后抬头看向观众席上的女孩。

  密集的人山人海里,他一眼就看见了她。

  大赛公布结果时让人觉得在意料之外,却又无可厚非。

  第一名是北大团队的电鳗机器人,江辙这边位居第二的原因是虽然VR展览的创意亮点很足,但故事本身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毕竟当初安徒生创造这篇童话时,想要歌颂的就是人鱼公主善良纯洁,为爱奋不顾身的美好高尚品德。

  而江辙这么一改,小美人鱼仿佛变成了恶毒的食人鱼,整个一复仇黑化的童话当然不能为大众所接受。

  这个成绩,就连北大团队的那位总策划人都来向他们表示了遗憾。

  内行人看技术,光凭江辙展览出来的画面,也能看出他们在空间设计基础和虚拟现实算法上有出色的决策执行能力。

  江辙半点儿不客气,还煞有其事地拍拍那人的肩,语气很欠:“没关系,你们下次也能做得更好。”

  在场的一群人:“……”

  总决赛暨颁奖典礼上,赞助商是目前国内数一数二的科研公司。

  董事长上场给人颁奖后,无疑要说些官方的场面话。

  “本次VRAR开发大赛能见到高校中各位学子作为人工智能的后备军和新鲜血液,我深感荣幸……也希望这次大赛能吸引更多中国大学生将自己的专业背景和作品结合,让我们看到未来VRAR与更多行业的可能!”

  陈溺在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完,看见江辙面前有几个其他学校的女生在和他一块儿合影。

  她没跟着路鹿一块跑上前,只是给他发了条先出去等他的消息。

  赛场上的人渐渐散去,各学校的参赛选手也相继出了展览厅。

  林教授对这个结果倒也没有不太开心,论奖项,江辙入校的前两年就为学校拿了不少。

  ACM-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国内五百强科兴企业举办的机器人竞赛、一些叫不出来名字的电子设计赛……

  只要江辙去了,都能捧金奖回来。

  学生也分有天赋和勤奋型,江辙显然是前者。

  林教授教过这么多学生,也摸清了江辙的属性:年轻气盛,却没有勃勃野心。

  太懒了,又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很多事都是图新鲜好玩。

  不过这倒也符合他身上那股漫不经意却又注定活在风光之下的气场。

  鼓励完团队里这几位年轻大学生,林教授还在滔滔不绝着让他们再接再厉:“HTC、VIVE都有提供这类的资金来支持和赞助大学生创业创新,像这种智能技术将来在教育、游戏、商用市场等等啊,都能有……”

  “教授,不好意思。”江辙捏着手机打断他,指指正前边站着那等他的陈溺,气定神闲地说,“我得和我女朋友先走了。”

  “……”林教授兴致勃勃讲到一半,见他这恋爱脑的样子就来气。就差吹胡子瞪眼,挥挥手,“滚滚滚!”

  原本大家都是坐校车一块走,但江辙昨晚临时查出一个漏洞,光改程序就熬了一个通宵。下了赛场,眼皮子都快撑不住了。

  懒得再听教授的鸡汤演讲,牵了陈溺的手,坐上车就靠在她肩头犯困。

  他私下没什么脾气时其实很粘人难哄,像个随心所欲的小孩。

  薄唇微微抿着,鼻骨高挺,睫毛漆黑往下垂,半张脸埋进女孩颈窝,冷硬的下颚线英隽迷人。

  陈溺看着车里的后视镜在发呆,锁骨那隐约能感受到男生起伏的呼吸。

  下班时间的市中心很堵,司机也往后看了他们一眼:“小姑娘还在上学吧,在读高中?”

  颈边的人低低地笑了声。

  陈溺知道他醒了,也没刻意放低音量:“不是,大二了。”

  “长得显小。”司机嘿嘿直笑,说,“读大学好啊,大学恋爱自由,也不怕耽误。”

  车快到小区门口,江辙在公寓前的一家药店那喊了停车。

  陈溺跟在他身后:“要买什么?”

  江辙熟练地在货架上挑常见的那几板胶囊颗粒,指尖挠挠她的喉咙:“你感冒一上午了,自己还没听出来?”

  一到秋冬换季,陈溺的抵抗力就会变得很差。

  被这么一提醒,她也觉得嗓子有点干哑。

  不过好在眼前这个人是江辙而不是她妈潘黛香女士,否则这个时候肯定会大惊小怪带她上医院了。

  到付钱时,江辙突然想起还有东西没拿,面不改色又拿了三盒套。

  陈溺:“……”

  陈溺默默垂着脑袋出去,早知道他要买这个,她就不跟着进来了。

  现在抬头和那年轻的收银员小妹妹对上眼,都满满的尴尬。

  回到家,江辙给她端了杯白开水,把胶囊一颗颗掰出来:“喝了。”

  陈溺皱了下鼻子,当着他面把药吞了。

  见他一脸倦意,她也没打算在这待太久:“那你先回房间去睡觉,我回学校了。”

  人才刚转过身的下一刻,就被拉回来抵在门板上。

  江辙压住她的手,严丝合缝贴过去,居高临下地垂眼:“干嘛走这么快?”

  “江、江辙!”她手被压在头顶上方,急着躲开他凑近的脸,“我感冒———”

  “一起啊。”他不为所动,钳住她下巴不让人躲,重重吻上去。手抚摸她脸上那几处马克笔的痕迹,喃了声,“我的。”

  在实验室被林教授折腾了近一个月,上一回好不容易见到她面想亲亲,还被她嫌弃胡子扎人。

  江辙也挺憋屈的,学科研的弄一个项目少说也得十天半月,胡子拉碴都是常见的事。

  这会儿总算闲下来了,说什么也得把之前欠下的给补上。

  陈溺简直感觉自己又被他骗了,明明在车上他还一脸恹恹的模样。能呼吸的氧气告急,眼尾被硬生生逼出泪花。

  她不甘示弱地咬他:“你浑不浑?”

  江辙入得更深,毫不在意地笑,边吻她边含糊不清地反问:“你才知道?”

  ……

  不计后果的亲密距离之后,江辙尝到了他的恶果。

  才第二天,两人就在共用感冒药了。陈溺下完早课来公寓,摸到他额头有些烫,忙拉着他出门。

  这段时间正好有个流感盛行,楼下的小诊所里人满为患。光是给他做个检测,都要等一个半小时。

  护士来抽血做皮试,陈溺把他外套脱了,撸起袖子。

  两人都愣了一下,他手臂上的抓痕太明显。

  江辙起先脸色苍白,没什么精神,随她折腾也没睁眼。

  明显感觉到周边安静了几秒才掀开眼皮看了眼。知道她在羞耻什么,捏了捏陈溺的脸,含义不言而喻。

  护士看年纪也是位结了婚的大姐姐,笑着咳了声:“年轻人生着病就要克制点嘛,要是一下传染俩可怎么办?”

  江辙听着笑笑,慢条斯理地应声:“姐姐您说的有道理。”

  陈溺在一旁恼得又想掐他。

  病室里人越来越多,医生怕陪同患者的家属们也被传染,就单独弄了个隔间,让家属都去外边候着。

  江辙被安排了吊三瓶盐水,陈溺进不去,只能隔着个玻璃隔离门守着。

  躺在那过了一个小时,江辙热出了身汗。

  睁眼往玻璃门那看过去,陈溺还没走。他睡之前见她在看手机,但现在腿上搁了本笔记本,似乎在做作业。

  像是心有灵犀般,陈溺在他的注视下抬头看了他那个方向一眼。见他起床了,她发消息问他:“饿不饿?”

  江辙瞥了眼手机,朝她摇摇头。

  陈溺又打上一行字:「那我去喊护士给你换盐水,就剩一瓶了。」

  她走得急,裙角被风稍稍刮起。

  人一在脆弱期就容易有些矫情的想法。就比如此刻,江辙望着她的背影,突然就觉得活久点还不赖。

  以前没想过会拥有的,现在好像都等到了。

  江辙的体质并不轻易生病,但一生病却也好得慢。

  陈溺那几天就没少向辅导员请假在外留宿,本意当然是更方便照顾他。

  大三的课程比大二少了很多,像江辙这个专业的人,有人在考虑读研、有人在考虑就业。但他总是不慌不忙的,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陈溺倒是也挺理解,反正他前路坦顺。

  转眼一学期的课程也接近尾声,期末考试这段时间,两个人专业考试的时间不一致,两个礼拜才见上一次。

  陈溺还在考虑寒假要不要在安清市找个实习工作,加了海洋系那些师兄师姐们推荐的兼职群。

  最后还是傅斯年给她发了几个公司的招聘岗位。

  周五晚上考完最后一科,陈溺和室友们吃完食堂就直接去了椿树湾。

  江辙来开门的时候电脑还开着视频,对方听见陈溺的声音就哇哇乱叫:“臭小子!怎么会有女人说话?你还把女人带进公寓里了?”

  陈溺脱开外套的动作一顿,也许是因为对面也是个年轻的女声,有点疑惑地朝那看了一眼。

  江辙没注意这么多,拉着她坐腿上:“我堂姐,江晚葭。”

  “……”陈溺对上屏幕里的人,确实是个姐姐的模样。

  好像比他们都要大几岁,素着张脸在做健身瑜伽。动作豪放不羁,半点没把他们当外人。

  江晚葭在美国曼哈顿,落地窗外的景观还是大白天,室内很亮堂。猝不及防被一双陌生的眼看着,不免恼羞成怒:“江辙,你他妈———”

  话音在看清陈溺这张脸时停住,倏地变得很平易近人:“哎呀,妹妹好!妹妹好啊。”

  陈溺对江晚葭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好像之前有一次来他这吃的软糖就是这位堂姐寄过来的。

  她礼貌地问了个好,刚开个头就被江晚葭锁定般问东问西。

  陈溺注意到自己还坐在江辙腿上,挣扎着要下来。

  但身后那人不让,手臂牢牢地环过她的腰,懒声威胁了句:“再动就当着她面亲你。”

  “……”

  得亏江晚葭嗓门大,完全没注意他们这的动静。

  陈溺就快被这位热情的堂姐问出朵花来,好在纽约时间终于到了早上九点。江晚葭快要上班了,两个人这才告别。

  江辙在后边专心玩手机,也没注意到她们这关了视频,消息震动声嗡嗡响了好几条。

  陈溺侧过脸去看,顺口问:“谁的消息啊?”

  “不重要的人。”他也懒得回,把手机直接关了屏,丢一边桌上要去亲她。不满道,“跟江晚葭聊得真多。”

  光他不经意听见的字眼就有很多是她从来不跟他说的。

  陈溺本来也不是自然熟的人,但架不住对方太热情,又是他堂姐,她只能有问必答了。

  听他这语气,就跟胡乱吃醋一样。

  她被抱到桌上坐着,锤了他一下:“明明你让我跟她视频的,讲不讲道理?”

  江辙手往下探过去,半点不注重场地。附在她耳边笑,嗓音低沉、愉悦、理直气壮:“我就不讲道理。”

  陈溺的裤子直接被他脱了,纤瘦蝴蝶骨在他手掌下被拥紧。

  男生开荤之后,玩法儿都特别多,何况是江辙这样的。

  陈溺脑子有点迷糊:“你朋友是不是喊你去哪?”

  刚才她好像是看见聊天页面上有一个定位地址发了过来。

  江辙漫不经心地说:“晚点再过去。”

  她有点呆滞地看了眼时间,腿勾紧他的腰身:“那么晚,你别去了。”

  他笑了声,亲亲她的鼻尖:“好啊,我陪着你。”

  陈溺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陪法,推了推他:“那你别在这……”

  “嗯,不在这。”

  但他动作没停,应得懒散,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心上。

  陈溺被弄得不想出声,两条藕臂往后撑着才不至于倒下去。

  江辙把人折腾够了,才面对面抱着她往卧室走。握着她的脚踝,一点点往上亲过去,调笑声有些危险:“你要把我床淹了。”

  “……”

  “弄我一手水。”他看着怀里瘫软的人,放浪地又在她耳廓沉声落下一句,“嘴里也是。”

  陈溺捂不住他那张坏心眼儿的嘴,只好选择装死。

  身下的女孩眼里含着一汪脉脉春意,江辙深挺腰,故意逗弄她,问些乱七八糟的:“吃过晚饭了?”

  陈溺浑身酥麻,咬着指骨关节的嘴挤出声:“嗯。你呢?”

  她在情.动时的声音很能勾人,一把在江南水乡里浸过烟火气的嗓子,干净动听,沙哑的细喘最能激发他身体里那股原始的野蛮和侵略感。

  江辙听她还有心思和自己一问一答,不由得笑:“我正吃着。”

  …

  ……

  两个多小时后,床的另一边空了。

  陈溺睁眼时,身上还穿着江辙的衬衣。看着空荡的房间几秒,她深呼吸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急事,大半夜了还要赶过去。

  她清醒了就有点难入眠,决定自己在这打发下时间,顺便等他回来。

  坐到电脑桌前去,陈溺随手点开了一部历史浏览里的老电影。

  桌面上一条微信信息闪过,他登陆在电脑上的微信没退,和手机是同步的。

  陈溺起初没在意,但闪了好几次,她犹豫了一下,点进去看。

  是项浩宇问他在哪,连发了几个表情包。

  片刻后,江辙甩了个酒吧地址给他。

  陈溺在这看他们男生对话觉得还挺好笑,都是能打一个字就绝不多打,简略得不行。

  她准备退出去,眼睛却无意瞥见项浩宇下边的对话,备注叫“丘语妍”。

  显然是个女孩,而且就是给他发地址的人。

  陈溺手指放在触控板上良久,点开了和她的对话框:

  【唉,被困在酒吧了,老板不让我走。】

  【开了五套神龙,两瓶路易,八瓶理查。我卡已经刷爆了,快来救我!】

  【人呢?在路上没?我给你发个位置。】

  或许又是他什么堂姐、表姐之类的吧。

  陈溺这样想着,点开了这个女生的朋友圈。

  最新的一条是张照片。

  昏暗夜场里,女生的手掌心有串狼牙项链和一枚戒指。配的文字是:战利品。

  那两样东西是谁的,没人比她更清楚。陈溺眼神像被烫了一下,好半天才回神。

  把电脑关了,拿起手机给江辙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哪?”

  那边接得很快,似乎是走到了音乐不那么嘈杂的地方。江辙没迟疑,直接给她念了一个酒吧名字。

  陈溺听见他如实说,居然有点庆幸。

  “想我了?”他拖着懒调的尾音,语气里没半点醉意,“我现在就回来。”

  陈溺张了张唇:“我来找你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9-1600:46:15~2021-09-2221:1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2722909、4739836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illiant10瓶;Béryl5瓶;Plinging3瓶;39578730、葡提杉、328908432瓶;spring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