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29、第 2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9、第 29 章

  陈溺出房间时,恰好碰见了收拾东西要外出的父母。

  三个人全穿好了衣服,对上视线时不由得一滞。

  陈溺穿着一件白色的羊羔绒外套,笔直的铅笔牛仔裤,长发披在脑后,看得出有梳妆过。

  潘黛香盯着她这一身穿搭,率先开口:“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忘记锁超市店门了……”陈溺把手机塞口袋里,舔舔唇,“爸妈你们去哪啊?”

  “和你爸那个一起做生意的朋友说是在中环那被车撞到腿了,他在这没亲没故的,我和你爸过去照看一下。”

  陈父看了一眼手表:“我们过去顺便关超市门吧,你在家歇着。”

  潘黛香也同意:“对,今晚上还在下冰雹呢,外头冻死人。”

  “不用了,又不顺路。”陈溺摆摆手,“而且平时这个点我还在看着店,你们赶紧先过去闵叔叔那。”

  潘黛香边穿着鞋,有点担心地迟疑了会儿:“那也行,我们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你关完门早点回家啊,我晚上10点多要打电话检查的。”

  陈父拿了货车钥匙,拉着她出门:“行了行了,这么懂事的女儿你还不放心啊。”

  楼道里,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陈溺舒出口气,把兜里通话没挂断的手机拿出来:“江辙?”

  她手机放在兜里,这边说的话也没让对面听清多少。

  江辙坐在密闭的电话亭里,声音懒懒的,透着股空荡感,音质像隔着磨砂玻璃:“还在。”

  陈溺把靴子换上,连包也没拿:“我现在过来了,大概十五分钟能到。”

  往楼下走时,耳边是呼啸而去的寒风。

  “女朋友,可我好像要和你失联了。”他突然轻笑了一声,淡眼看着电话卡里的余额彻底归了零。

  “……”

  寂冷的街道四下无人,几米一处的暖橙色路灯还坏了几个。

  潮湿的柏油路上粘黏着厚重又枯黄的梧桐和香樟落叶,冰碴儿覆盖着。脚踩上去发出嘎吱响,夹杂着淅沥雨声。

  九中的高三生已经开学,这个点外面没了学生在瞎逛,只有一排排整齐的自行车停在校门侧。

  没有人永远是十七岁,但永远有人是十七岁,永远有人正青春。

  陈溺匆匆从母校门口经过,往公交车站台那看了一眼,没有人在。

  她联想起刚才江辙似乎是在附近的电话亭里给自己打电话的,往前又跑了一百来米,终于瞧见了亭子里的人。

  电话亭的玻璃门上全是雾气,只能模糊地看清里面一个男生席地而坐。

  陈溺拉开门,一阵呛人的烟味从里面传出来。

  江辙长腿屈着,脚踩着墙面。额前碎发长长了点,低头时半遮了眼,也让人看不清表情,侧脸线条冷漠分明。

  而一边的传声筒因电话线的垂直拉长快要掉在地上,随着风悠悠地晃动。

  “江、咳……”陈溺猝不及防被烟雾呛了一口喉咙,摸到他冰冷的腕骨,把他从里面拉出来,“你不冷吗?”

  他只穿了件黑色的圆领毛衣,看上去十分单薄,手指都被冻得通红。

  江辙把手上的烟头摁了丢进边上的下水道里,才反应过来似的。薄唇抿了一下,才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抱住她,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叹了一句:“冷啊。”

  陈溺忽然意识到,他或许不是一时兴起才过来的。

  他身上有烟酒味,脸色恹恹,心情不是很好。但江辙这人死要面子,很会伪装自己的不堪和低落。

  “你先放开。”陈溺把脖子上围巾解下来,示意他勾下颈。

  围巾很长,又是很少女的款式,头尾还有两只维尼小熊的图案。

  江辙低眼,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会儿。显然觉得这和自己猛男形象半点不搭,皱皱鼻梁,还是没把嫌弃两个字表现得太明显。

  陈溺拉着围巾两边往下,强迫他和自己对视:“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配合地微微弯腰,想了会儿:“下午五点多下的飞机。”

  饶是陈溺也不由得瞪圆了眼:“然后就在外面冻了快三个小时?”

  他插着兜,往前走:“那不然怎么办,我女朋友都不理人。”

  “我没有……”她想起刚才确实没接他电话,在客厅看电视来着。

  “怎么没有?放假这么久以来,你跟我联系过几次?”

  江辙还想再继续卖个惨,一低头,看见刚还拉着他的小姑娘突然停下脚步,往下一矮,蹲在地上了。

  他表情一顿,跟着蹲下去:“怎么了?”

  陈溺咬着下唇:“肚子疼。”

  江辙面色不好,赶紧把人横抱起来,就近去了学校边上的附属医院。

  正是年假还没放完的时候,医院里病患却很多。

  都是换季流感、咳嗽发烧的病友。空气里除了难闻的消毒水味,还有嘈杂的说话声。

  “急性肠胃炎,今天都第几个了。一到过年啊,就胡吃。”急症医生习以为常,给江辙开了张单子,“症状不严重,吊两瓶水回去睡一觉。”

  医院里没有空余的病房,陈溺被护士安排到了大厅。临时的床位弄的很简陋,两边连个床帘子都没有。

  江辙过来的时候,她脸色有些苍白,已经疼得睡着了。

  他忽然庆幸陈溺睡了,因为小护士在给她扎针。

  但可能是因为光线和她血管太细的缘故,好几次都没扎进去。

  “麻烦你认真点。”江辙看得不耐烦,拿起陈溺的手机给她打光。

  小护士显然是刚上岗没多久的实习生,年纪也跟他差不多大。

  被他一双凌厉锋利的眼睛盯着,更紧张了。

  好不容易扎对了位置,陈溺疼得眉头都在皱,也没睁眼,手本能地往腰侧蜷了蜷。

  她手背被针扎出血的地方都极其明显,肉眼可见泛起青白。

  江辙把她手抽出来放在掌心摩挲了几下,捂热了点后又凑上去吹了吹。

  小护士挂好盐水,回头看了一眼。

  男生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粉嫩围巾,眉目英气硬朗,对待女朋友的样子和刚才说话的语气完全看不出是同一个人。

  给小情侣扎针真难做,她有点心塞地溜走。

  护士走后不到半个钟,大厅的挂号窗口那哄闹声蓦地更大了。

  大概是对药品价格不满意,有位病人家属拽着医生不让他走,大声喊叫要退钱。

  家属才三十来岁的样子,年轻力壮。

  而医生是个六旬的老头子,被拽着完全不能动。周边一群人看着,谁也没敢上前。

  江辙收回视线,对这种见怪不怪的医闹事件看多了,也就乏味了。

  躺在床上的陈溺疼得出了一身汗,耳边又一直感觉到有嗡嗡响。

  她眉头蹙得更紧,睡得也不太.安稳。

  江辙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捏了一角盖在她眼睛上,挡住光。而后起身往窗口那走过去。

  “花了这么多钱,最后还说要观察观察?你们这些医生都是一个样!”家属说到气头上,正扬起手要抽老医生一巴掌。

  下一秒,扬高的手被截住。往后一翻,男人直接被撂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有点懵,只感觉突然就杀出了一个不速之客。

  江辙一句话没讲,摁倒他在地上之后,还冷着脸连踹了好几脚。

  男人是个只会叫嚣的纸老虎,一碰到硬的就吃不动了。保安被喊了过来,连忙把人拉开。

  地上那男人爬起身,边躲在保安身后,边叫嚣着要搞死他。

  江辙眉头稍挑,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威胁地往前再走了一步:“还学不会闭嘴?”

  保安连忙把那人手往后背扣着,作势要将人丢出去。

  “同志,可以了!”因他脱离困境的老医生拦住江辙的动作,“见义勇为是好事儿,但也不用……”

  医生说得尽量委婉:“也不用打这么狠。”

  江辙说:“那不行,他差点把我女朋友都吵醒了。”

  “……”

  过来换盐水的护士也远远地看见了他,听见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不由得跟着笑了一下。

  好好一小伙子,怎么有些恋爱脑呢?

  错眼间又瞥见床上的陈溺侧了一下头,睁着眼,应该是醒了有一会儿了。

  护士把新盐水挂好,帮她把盖在眼睛上的围巾拿开,跟她说了一下忌口的情况,最后闲聊了句:“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陈溺不好意思地弯了弯唇。

  江辙走回来时,隔壁床的小男孩大概是被他刚才凶戾的模样吓着了,看着他就开始哭。

  他食指放在嘴唇边上抵住,冷森的眼神加以威胁。

  可那小孩完全不吃这套,哭得更大声了。

  江辙有点傻眼:?

  “江辙。”陈溺很无奈地喊了他一声,“你别欺负小孩。”

  见她醒了,江辙也没去管那个哇哇哭叫的小男孩。坐到床沿上,边捂着她耳朵,很烦地咕哝一句:“这个揍不了。”

  “……”陈溺把他手拿下来,从口袋里翻出一颗软糖,想给那个小男孩。

  “给我的?”他明知故问,作势要拿来剥开。

  陈溺顺手挡住他的脸,掌心贴着他的唇,只露出一双漆黑深长的眼。

  江辙直接亲了亲她的手心。

  陈溺蜷了一下手掌,推开他,把糖递过去:“去哄一下。”

  那小孩的监护人不知道是不在这还是怎么样,才6、7岁的模样,哭了好几分钟也没人过来安慰。

  江辙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过去,伸出手,大大咧咧“哎”了一句:“小屁孩,别哭了。”

  “妈妈、妈妈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糖!”小孩抽抽噎噎地把话说完,装作不经意地往旁边的陈溺看了一眼。

  “看我老婆干嘛?你自己找去。”江辙幼稚地把他脸转回去,把糖丢进了自己嘴里。

  小孩又倔强地把脸转过来,怯生生问出口:“姐姐,你真的是他老婆吗?”

  江辙轻哼:“那不然呢?”

  陈溺摇摇头:“不是。”

  “……你几个意思啊?”听见她否认,江辙脸沉下来,掰正她的脸,兀地上前亲了她一口,“是不是我老婆?”

  陈溺捂住自己的嘴,眼睛弯得跟月牙似的。又有点被这么多人注视的羞赧,闷声出口:“才不是。”

  他逮着她手背亲好几下,自说自话般:“怎么不是?就是。”

  “你别闹我了。”陈溺这会儿没了腹痛,但也没什么力气和他推搡,手指都要被亲软了。

  刚才那位被家属试图殴打的医生又提着几个橘子过来表达感谢:“哎!后生仔,我这办公室也没别的东西,你吃着解个闷儿。”

  老医生塞东西塞得十分熟练,一听还有病患在等,跑得也快。

  江辙怀里抱着四五个橘子,活像个刚做完好人好事被迫拿奖推上讲台的乖乖仔。

  陈溺捂着半张脸笑,想起他当初在公交车站那自称要争当“三好市民”。

  如今看来确实没错,的确是“热心市民江先生”。

  她笑得咳嗽,细细地喘气。

  江辙丢了几个橘子到旁边那个小孩床上,不满地看向陈溺:“你怎么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陈溺仿佛被他戳中笑点,好半天才靠回床头。

  盯着他剥橘子时被灯光映衬得极其白皙骨感的手指,轻声说了句:“那我以后不把你当傻子了啊。”

  就这样吧,和这样一个看似和自己南辕北辙的人在一起,也许以后会沮丧,但此刻至少不孤单。

  江辙这个人,危险和糟糕都摆在明面上。

  让人看透,也偏要人陷进去。

  爱他的炽热薄情,爱他的英俊高光。爱他接吻时的浪荡,也爱他在无人打扰时的顽劣和颓丧。

  江辙那两个橘子半点没让陈溺尝一口,在医院里头还一个劲数落她乱吃东西才会肚子疼。

  打完两瓶盐水已经9点半了,陈溺揣着口袋和他一块走出医院大门。

  下了几点钟的冰雹终于停下,地面潮湿又润滑。

  两个人慢慢闲逛着往回走,陈溺拿过他手里的药:“我要回家了,你今晚住哪儿?”

  “待会儿随便找家酒店。”

  “哦。”她淡淡应了一声。

  也许能察觉他今天是不太开心,但又不知道能不能问,或许问了他也不会说。

  陈溺自以为是个很懂揣测人心的人,也因为看得透彻不爱说,才和每个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冷漠疏离,只是没有和几个人深交的缘故。

  可谈恋爱和为人处事的方法似乎不太一样。

  他们两个人在一块又不算久,先踏破界限的话,大概会觉得受到冒犯吧。

  她就这么朦胧走神,胡思乱想,一直到绕进了胡同里,到了自家小区楼底下。

  而江辙也只能送到这。

  陈溺转过脸:“江辙,你过年这段期间玩得是不是很开心?”

  “过年?”他有些呆滞地重复了一遍,漆黑眼睫看向她的脸时不自觉颤了颤,“我没有过年,就是……当放假而已。”

  “放假呀。”她点点头,难怪天天出去玩,几乎不着家似的,“那你年三十有守岁吗?”

  江辙被她问得有点恍惚:“我忘记年三十那天做过什么了。”

  陈溺被他这些回答弄得稍稍堵心:“你连年三十也能忘,那你年夜饭也不在家吃?”

  “14岁之后,我就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

  陈溺错愕地抿了抿唇:“是因为和爸妈有闹矛盾吗?”

  他眼神有些黯然,只须臾不到就复而笑笑:“嗯,算吧。”

  “我看网上说……”她说到一半又止住,有点像窥探他家里的隐私似的。

  江辙的母亲是退圈艺人,但偶尔还是能看见对她的报道:嫁给安清市的地产大亨、生了一个孩子,过得幸福美满。

  大概那些记者也从来不知道,这位影后的孩子其实还挺叛逆。

  江辙语气很平静:“网上说什么?”

  “说你妈妈很漂亮,啊,我爸爸貌似也是你妈妈的影迷。”

  他勾唇笑,笑意依旧很凉淡:“这样啊。”

  陈溺不擅长说些说教的话,只好仰着脸:“那我先上去了?”

  “等会儿。”江辙虎口卡着她下颔抬高,偏头亲在她柔软的唇珠上。

  吹了这么久的夜风,两个人都在外面站着,脸都被吹冷了,唇也是冰凉的。

  棉绒衣料相互摩擦着,陈溺被他撬开了唇,手被动地抱住他的腰。

  江辙接吻从来不懂浅尝辄止,放浪形骸,要人喘不过气,把灵魂都交付出去。任他舌尖攻略领地,让女孩瘫乱在他怀里。

  末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关门声太大,发出“乓”的一声响。

  陈溺这才迷迷糊糊挣开他,有点懊恼怎么在楼梯口就和他亲起来了。

  夜色也不能很好地遮掩她羞红的脸和耳尖颜色。

  江辙勾下颈,又亲了亲她滚烫的脸颊,开口时声音有些暗哑:“上去吧。”

  回家刚脱下一只鞋,陈溺就听见了家里座机在响。

  突然想到了母亲说要查岗的事,她也顾不得这么多,连忙接起:“妈妈?”

  “你怎么回事儿啊!”潘黛香在那边着急地问,“关个店门关了快两个小时了?电话不接,手机也关机!”

  陈溺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没电了。

  想到母亲容易小题大做的性格,她支吾着道了歉:“对不起妈妈,我回来就睡着了,没听见电话。”

  潘黛香听她这么诚恳地解释,气就消了一大半。

  其实也是太着急了,毕竟前段时间总看社区群里发些流浪汉犯罪率新增的新闻。

  和母亲好好说完之后,陈溺挂了电话。

  她视线放在手边上那小袋子药里,犹豫了会儿,往露台那看下去。

  一个人影还在那,猩红的烟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他在等什么?

  陈溺愣了会儿,好像知道了,她抬手开了一下家里客厅的灯。

  再回来时,正好看见江辙转身离开。

  …

  …

  楼道里的声控灯依次亮起,陈溺脚跟悬在鞋外,往外小跑着出去。

  她跑得太急,一个没注意差点在拐角那摔了一跤。

  “陈溺?”扶住她手的是胡同里唯一一个和她同龄的男生,李家榕。

  不过两人一直是胡同里大妈大婶们的比较对象,私下也没走得多亲近。

  陈溺站稳,趁机把脚塞进鞋子里:“谢谢啊。”

  李家榕笑了一下,话里有话:“你妈妈刚打不通你电话,还让我去一趟你们家超市,看看你有没有早点回家。你这是回来一趟又要忙着出去了?”

  “……”

  陈溺不知道该在一个晚上要撒多少谎了。

  她忙着先追过去,只叮嘱他一声:“别和我妈乱说话,就当我已经睡了。”

  李家榕想起刚才和他擦肩而过的一个男生,在她背后戏谑:“原来是个就算骗妈妈也要出去见的人啊。”

  陈溺听着他的调笑,更没好意思回头。

  小跑出胡同口,撑住腰,还好她来得及喊一句没走太远的人:“江辙!”

  陈溺是第一次和男生住同一间房,订酒店时,她甚至全程低着头。

  但前台显然对这种大晚上来酒店的情侣见得太多,熟练地来了一句:“只剩标间了。”

  标间挺好的,至少有两张床。

  陈溺跟着江辙进电梯,迟迟没说话。

  空旷的走廊上灯光刺眼,四周安静,甚至能听见他们脚步的回声。

  门卡插入电源口,陈溺才有些拘谨地站在门口没动。

  江辙踢开鞋,回头盯着她:“怎么不过来?”

  陈溺慢吞吞移过去,刚才也不知道是一股子什么脑热,觉得他的背影太孤单落魄,所以才追了过来。

  到了这,反倒又有点不敢往前了。

  他看着她,漫不经心地问:“要我过来抱你走?”

  “不用!”她回答得太过斩钉截铁,又过分严肃了点,明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江辙也没想强迫她怎样,起初看见她跑过来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怔了好半天,才把她带进酒店。

  他踢开鞋,上半身直直倒在床上,有些疲乏的样子。

  陈溺终于放心在这样没什么攻击性的江辙面前,坐到他边上。

  江辙的五官生得立体秾丽,眉眼英挺清隽,眼眸漆黑,生来就有一副公子哥被惯坏的骄矜和桀骜不驯。

  灯下看骨相,他这张脸确实万里挑一。

  陈溺像找不到话题似的,目光从他脸上移过去:“你困不困啊?”

  江辙睁眼仰视她:“你困了?那我们睡觉。”

  “……”

  陈溺嗯了声,脱开鞋要去另一张床上。

  江辙把她扯回来,眉骨微抬:“不是说睡觉吗?”

  “这是双人间,有两张床。”

  他哑声笑:“谁告诉你两张床是这么睡的。”

  陈溺没懂这个梗,转过头来问他:“那该怎么睡?”

  “这么睡。”江辙拿被子把两人盖住,关了床头的灯。

  他在黑暗里寻着陈溺的唇,覆上去亲了会儿,有一下没一下地勾舔着,渐渐移到女孩的耳廓那。半舔半咬的,唇贴着她的肌肤不舍不离。

  陈溺感觉到他的手一直摸着她的腰,从外套里探进去,贴着她里面的薄款长袖衫。从腰线往上摩挲,到锁骨下的肌肤。被他吻得呼吸不畅,她惊慌地捂住胸口,把身体转向另一边,脑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江辙好似停不下来了,从后边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滚烫的唇舌重新吻上她的后颈上那快白皙细嫩的软肉,往前吮了过去。

  他就着把她抱进怀里的姿势,越抱越紧,呼吸声也渐渐浓重。

  “江辙。”陈溺缩了缩肩颈,心下跟落空了一样,手无措地抓住他的手腕。

  身后男生的动作暂缓,仿佛在平息。他嗓音又欲又沉,蹭在陈溺耳后:“别乱动,不怕硌?”

  “……”

  作者有话要说:goudongxi。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éryl3瓶;沈_困困不倦倦.1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