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18、第 1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8、第 18 章

  被江辙拍上后背的学弟叫刘鹏喜,进校以来和江辙他们出去一块玩过几次,也是在凌晨三四点和他们那群人有过和地痞打架的交情。

  平时就挺崇拜江辙的,算是小迷弟一枚,现在满脑子都是他那句“喊错人了”。

  “不是,小江爷……”刘鹏喜有点混乱了,摸摸后颈小声问他,“真不是我们方女神吗?”

  他是个没眼力见的,自江辙说完刚才那句话后,就不少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这几个人身上。

  八卦的、好奇打量的都有。

  江辙哑笑着摇摇头,伸手拍开他凑过来的脸。

  而另一边的方晴好脸色瞬间黯然了下来,强颜欢笑地在边上给人继续发水。

  陈溺看着桌上那张被水凝汽打湿的纸币,视线刚收回来,就在半空中撞上了江辙看过来的眼神。

  男生撩着薄薄的眼皮望住她,仿佛一点也不在乎别人会不会因为他这种目光误会什么。他黑色碎发落在眼前,黑漆漆的瞳孔锁定她的脸,笑了一下。

  贺以昼和黎鸣他们几个人就站在侧边上,对这两人的眼神互动瞧得是一清二楚。

  几个来回的暗示过去,贺以昼咳了几声:“阿辙疯了?好端端地招惹人家好姑娘干嘛?他不是不好陈妹这口嘛。”

  “你也看出来了?”黎鸣欲盖弥彰地跺跺脚,转过身嘀咕,“调.情撩人这一套,谁也玩不过他,想一出是一出。”

  虽是这么说,但他们也是头一回看见江辙主动去盯着一个女孩儿不转头,难免有点破天荒的新鲜感。

  中场休息结束,第二场球赛开始。

  这局比赛比较关键,第一把输了之后,士气已经减弱不少,观众席上的同学也看得十分紧张。

  江辙打篮球是不怎么和队友打配合的类型,我行我素,球技乖张。

  他这场比赛充当的角色是前锋,在场上跑的速度很快。基本上拿到球就投,投篮也很有准头,进场以来没空一个。

  几轮横跨球场的来回下来,尽管开场前江辙没和球员们说要怎么打,但他们此刻也已经把他当成队伍里的顶梁柱,尽量拿到球就都把球传到江辙手上。

  时间过去一大半,外院那几个自然也知道该防江辙了。

  两个人过去贴着他,硬是要截断这个球。

  江辙一个跳投的假动作,直接把球往后扔传给队友。他才刚脱离控制,刘鹏喜的另一个同学又把球扔了回来。

  江辙脚步前后一拐,一招双刺探诱导对方的视线重心偏移,一个朝内切躲开他们。五指抓住球身,在掌间转动一圈。

  最后一个直臂投篮,球朝上方一个弧度飞起,三分球打着漩准准落入篮筐。

  四周爆发出一阵欢呼叫喊。

  第二场比赛分数拉得很大,时间截止前是27:15,一大把输出都归功于江辙。

  拉拉队适时上场表演,球场响起音乐声,节奏欢快。

  一大片人欢喜,一小片人忧。

  陈溺刚和路鹿从VIP观众席上下来之后就没回去过,也没人多注意她们这两个混在一群高大球员里的女孩。

  江辙他们几个人从场上下来,不少人夸张地喊他名字。

  他充耳不闻,不受影响,和身边人淡定说话:“换战略,待会儿他们会死防我。”

  比赛采取的是cba总决赛三局两胜制度,而不是分数制。

  目前的局面为1:1,最后这场成了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赛。

  刚才那场比赛江辙完全没放松警备,也没给对方留还口喘息的机会。他像一只骁勇试翼的鹰隼,一路勇推,风尘翕张。

  下一场比赛他们一定会吸取教训,死死地把回防做好,堵死江辙。

  项浩宇往他那丢了瓶水。江辙接住拧开,仰高下颔,露出一截修长冷白的脖颈,拿了瓶水灌了几大口。

  汗和水同时流下,打湿了宽阔后背,白色球服被沁湿,隐约能看见一大片暗色覆盖在肌肤上。

  那是什么?

  陈溺盯着那有几分怔忪,还想看清楚点时,江辙已经转过身倚着馆里冰冷的墙。

  他侧首,在锁骨凹陷的那块颈窝里蹭了一下下巴的水珠。

  黑长的睫毛覆下眼睑,薄而内双的眼皮梢上沾着亮晶晶的汗,浑身都透着轻傲颓懒的大男生气息。

  球场对立面有两三个日籍学长在观众席上大声喊,叽里咕噜用的日语。

  黎鸣纳闷抬头:“他们在喊什么?”

  陈溺认真听了几句:“在说换人,他们想换两个学长上去。”

  本来这就是大一新生的比赛,就算请外援也顶多让一个学长上场,但显然那边的新生都不怎么玩球。

  裁判对外院那些留学生也不了解,光看脸都觉得长得差不多。就算偷偷换了两个大二的上去,恐怕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贺以昼有些惊讶地问:“陈妹,你怎么还会日语啊?”

  “只会入门级。”陈溺淡声解释说,“我们高中高考的时候可以勾选日语成绩代替英语成绩。我那时喜欢宫崎骏和久石让,就也去旁听了一个学期。”

  “在下不才,其实也能讲上几句。”贺以昼挠挠后脑勺,笑眯眯地展示,“扣你鸡娃,瓦达西瓦,瓦力瓦力哇!你妈挖土豆,一撬一麻袋~”

  陈溺:“……”

  你是不是有毛病?这我真接不来。

  黎鸣皱眉:“贺狗,这个逼装不起,咱们可以选择不装。”

  坐在一边的项浩宇把捂住胃的手改成捂住耳朵,生无可恋:“杀了我吧。”

  路鹿脸上毫不掩饰嫌弃:“贺哥,你还是闭嘴吧!我听过小美人说日语,比你说的好听还正常多了。”

  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贺以昼:“……”

  边上的篮球队伍在休整中。

  刘鹏喜揩了揩刚在球场上被顶到的膝盖骨,有点气愤:“江爷,那个7号脚是真有点黑啊!”

  何止脚黑,手也黑。

  裁判有好几次做了警告的手势,对面倒是也挺鸡贼。有了撞伤项浩宇的前车之鉴,就把小动作做的更隐秘了点,收手收得很快。

  弄其他人也没用,交过手又不会换人了。下场比赛,对面肯定要把心思放到江辙身上。

  陈溺问:“他们是想犯规?”

  “害,陈妹你不懂!他们就是踩着这条裁判判不了的高压线恶心人。”黎鸣说一半,看着她笑得别有含义,突然反应过来了,“等等,你的意思是说……”

  陈溺对他没说出的话予以肯定地点点头,顶着张人畜无害的脸说:“他们想犯规,那就帮他们犯。‘师夷长技以治夷’嘛。”

  江辙觑着她狡黠灵动的眼眸,唇角稍勾。抿了抿干涩的下唇,转头问他们:“还没听懂?”

  这么直白还听不懂的话,猪都该跑出来替他们投篮了。

  几个大男生恍然大悟,互相捶了一把彼此的胸口:“好像是这个道理啊,有意思有意思!”

  “陈同学牛啊牛啊哈哈哈哈哈!人在椅上躺,球技心中涨?”

  “……”

  路鹿依旧是最迟钝的那个,左看右看,一头雾水地问:“你们在笑什么啊?”

  陈溺抿了一口水,摸摸她的小脸:“在给大家加油。”

  “哦哦哦,大家加油哈!一定要赢,友谊第二,比赛第一!”路鹿毫不犹豫地重复一遍。

  几个人跟着笑了几声,很给面子地说“遵命,公主殿下”。他们站那把对策商量完,等快开始了,就都往球场上走。

  江辙正好也把手上那瓶水喝完,经过陈溺边上蓦地停下了脚步。眼睫半垂着,姿态看着漫不经心,却在旁人眼里像亲昵的情人耳语:“陈绿酒,你怎么不给我加油?”

  陈溺下意识对他的靠近往后退了一步,听见裁判催人上场的声音,只好依着他说了句:“那你加油。”

  “好,冲你一句加油也得赢。”

  他把她意外惊慌的表情尽收眼底,哑声笑笑,抬手要摸摸她头发的动作在看见她威胁的眼神后又放下。

  陈溺松口气,这人疯起来都不知道场合的。

  但这口气还没松完,观众席上又发出一片骚动的声音,尤其明显的是个别女生的感叹声。

  是江辙抬起了手臂,抓了把球衣下摆擦汗。

  他正面对着她,那截清瘦流畅的腰线极有偾张力。露出来的腰腹肌肉紧绷着,呈现紧实性感的小块状,白得扎眼。

  陈溺:“……”

  真的骚得没边了。

  路鹿对这俩人的进度乐见其成,一脸姨母笑地在后面闹她:“江辙哥刚叫你什么啊?什么九?你们居然还有小昵称啦!”

  一边的拉拉队也在卖力地挥舞花球鼓舞人心,方晴好停下片刻,目光朝陈溺那停留了一会儿。

  AI系这边虽然没换人,但调整了个人位置。

  江辙能者多劳,上场还是打前锋的,这场就变成了队伍里的控球后卫。

  刘鹏喜他们刚才听江辙说对面这把会针对他,果不其然,对方几个人都猛盯着江辙。

  这其实也是他的策略,刚才那一局是非赢不可。

  所以江辙走了他最擅长的单打独斗型老路。

  他这人是孤狼类选手,全队配合,把胜率砸他身上奶他一个,反倒能赢得理所当然。

  而现在稳中要放,虽然是一局定胜负,但这前提也是个团队精神的竞技项目,江辙则把机会分配给了其他四个人。

  目前比分相差无几,是你超我赶的局面。

  球传到江辙手上,这场他已经目的不在投篮。抬手来了一个空中摆臂的假动作,诱拐对面抢球。

  “这就上钩了,哈哈哈哈!”

  随着场下贺以昼这一句笑,裁判吹响口哨:7号,打手犯规!

  罚球线上,刘鹏喜赚到3分,比分就从这开始慢慢拉开。

  球在球场上转了一圈,终于又回到江辙手里。7号球员的手臂往他腰那推搡,似乎想故技重施,

  江辙抬高手臂,和队友使了个眼神,从背后运球。对面的7号急功近利,心浮气躁地又上了当冲过来。

  裁判吹哨:7号,进攻侵人犯规!

  看台上一片嘘声,外院那块位置的师兄弟姐妹们的脸色难看极了。

  输了都比胜之不武来得光明磊落,这一声声罚球的哨声简直在打他们的脸。

  哨声再一次被吹响时,江辙手上的球已经被对面一双手扣住了。

  他干脆利落地放开,甩了甩手,舌头顶着腮往后退几步。样子狂欠得不行,摆明了就是:球让你了,反正你又犯规了。

  对面的男生受不了这挑衅,气得把球往他脸上砸。

  江辙轻歪了一下头,轻而易举就躲过对方的蓄意攻击。

  汗水流过下颌,眉骨稍抬,挑衅意味十足,冷淡恣意中带着一丝蛊惑人的野性。

  场上安静了几秒,而后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尖叫感叹:“呜呜呜呜可恶,又被他装到啦!江辙真的好帅,为什么这么帅不是我男朋友!”

  “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我他妈要被江学长这个歪头给弄疯了!”

  “终于知道为什么说江辙是我校招牌脸蛋了。人成绩斐然,又长成这样,篮球还打得这么好!颓颓痞痞少年郎,人冷话少玩得开,谁能不心动一秒钟!”

  “他单身吗?单身吗?就问一句我还有机会吗?”

  ……

  陈溺离观众席三四米远,却觉得耳边充满了这种迷妹的声音,她手里那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捏扁了。

  外院那个7号这么明显的攻击犯规,裁判直接把人罚下了场。

  对面换了新人上来,但大势已去,人心涣散。

  比分已经到了39:17的压倒性胜利阶段,还剩最后十秒,对方不可能有逆风转盘的机会。

  只是对面似乎打定主意不让江辙再进球,有些输不起的意思,手脚碰撞起来的力度也越来越不控制。

  才贴了两次人,就次次打到江辙那只绑着白色护腕至虎口的手。

  其实他那手早就没什么大影响,护腕也只是在上场前懒得摘。反观对面连被罚球的警告都不在乎,一心抢球的吃相实在难看。

  江辙运着球,唇角还上扬着,眼眸先冷下来。

  那边裁判和全场人在倒数,他突然收起闲散模样,起步晃过前面两人,几个队友拦住对方想抢球的步伐。

  江辙趁这个档口,五指抓紧球,直接三步一跃而起。拉杆上篮,来了一招单手暴扣!

  绝杀!!!!

  这个压哨绝杀球毫无疑问地进了!!!

  他单臂吊在篮球架框上,悬在那挂着还没跳下来。

  全球场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还挂在篮筐上的江辙喘着粗气,朝对面的球队竖起了个大拇指,继而缓缓给了一个朝下的动作作为收尾。

  他眉峰单扬,为他们喝了个倒彩。

  太酷了!沸腾的人群往球场下冲,一群男生庆贺地喊,送水送毛巾的拉拉队美少女们也一拥而上。

  裁判宣判了篮球赛的最终获胜队伍,场上被围得水泻不通。

  陈溺才回过神来,发现路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她把地上七八个空水瓶收拾了一下,默默从侧门出去。

  篮球馆侧门是一条通往外面操场的林荫小道,陈溺踏出去没几步,低头刚把塑料瓶丢进垃圾桶,却倏地被人撞了一下。

  好在她手扶住了旁边的树干,不至于脸贴进垃圾桶里。

  陈溺站直,看见后边撞她的人,是廖棠。

  廖棠没有要道歉的意思,下巴扬扬:“来看打球啊?”

  陈溺点头,准备绕开她直接过去。

  “来看球还是看人啊。晴晴先惦记上的人,你能不能离远点?”廖棠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打量地看她一眼,“人就算再不识趣,总要有点自知之明。”

  上次是因为闫慧音,这次呢?

  看来是因为方晴好。

  陈溺想到她曾经问自己的话,不由得笑了笑,重复着反问:“学姐,你很喜欢替朋友出头?”

  石柱上绑着的广播被试了两下音,发出笨拙的啪嗒声。播音员“喂”了几声,接下来似乎有通知要播报。

  陈溺手上拿着的手机也恰好收到一则消息通知,她扫了一眼后突然笑了下。

  廖棠正要开口说话。

  陈溺竖起食指在唇边抵了抵,打断她。“嘘!”她指指她们头顶上方的广播,漂亮清澈的眉眼弯了弯,“听。”

  【下面播报一则校园通知:为严肃校纪校规,清廉校风学风……根据《安清大学学生会管理手册规定》,校学生会副会长廖棠同学行为不端,作风不正。已证实其挪用公款,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钱利的贪污行为。】

  【今撤销其学生会副主席职务,给予全校通报批评及严重警告处分,以儆效尤。希望其余在学生会任职的同学也汲取教训,引以为戒……】

  廖棠脸色煞白,可见校领导在处理时并没有给她透过一丝风声。

  陈溺慢吞吞地在旁边落井下石:“学姐现在应该没空教育我了,不如回去准备准备检讨书,顺便把钱先还给社团里的同学们。”

  另一边的球场依旧热血沸腾。

  江辙从重重人围里终于走了出来,往那寻了一圈才看见快要离开自己视线的人。

  他拿起旁边拉拉队的话筒,朝侧门那的女孩背影喊:“海洋系环工一班的陈溺同学,为什么没来给学长送水?”

  陈溺前一秒对着廖棠还云淡风轻的表情霎时静止住,后背微僵,慢慢转身朝声源那看过去。

  场馆内静默须臾,全场一大半人的目光都往她这边放。

  应援横幅下有胆大的人调戏般大喊:“帅哥流汗后的轻喘声好苏!啊啊啊啊!这是我能免费听的吗?!”

  “陈溺是谁啊,有点耳熟,是上回在论坛出名的那个吗?”

  “管她是谁呢,不觉得江辙太骚了嘛!这种时候喊人女孩名字,谁他妈扛得住啊!”

  作者有话要说:你溺姐:扛得住TVT

  cite:(写大纲那段时间闲出屁来在学入门的日语和德语,就写了这两个国家。无冒犯含义,屁死辣舞哈!感谢在2021-08-2812:39:02~2021-08-3021:5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咬兔子的棉花糖15瓶;三十七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