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_于春日热吻
乐文小说网 > 于春日热吻 > 1、第 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第 1 章

  《于春日热吻》礼也

  仲春日,元宵节还没过完,九中的高三部已经提前开学。

  大黑板上右侧课表边上竖写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再往下是大红粉笔标注:距高考仅剩137天!

  这个“仅”字还特地写大写粗了点,生怕大家不重视。

  实际上,够不上本科线的一批人早就放弃挣扎。

  而该冲刺的还是班上那些前几十名,紧绷着神经,从早五点多起床背书到晚九点半的自习课,除了做题还是做题。

  死气沉沉的教学楼,只有笔尖在试卷上沙沙作响,除了九班。

  最后一节晚自习,难得没有老师讲课。

  因为本要上课的数学老师,乔琛,十分钟前正由于一份匿名教评表在讲台上哭哭啼啼。

  教师评价表,学生反馈老师教学水平的渠道之一。

  这是乔琛教书的第二年,本来该在这学期评上高级教师,前提是教育局领导没收到这张匿名全打差评的纸。

  说是说匿名,但不知道乔琛从哪弄到了原件。对了对笔迹,一口咬定在背后捅她刀子的是班里的害群之马:孙厘。

  在班上骂了会儿,而后直接把人提去办公室继续发泄去了。

  乔琛在九班并不得民心,年轻刻薄,迟到拖堂,占用自习,一碗水端不平……每一点都让人喜欢不起来。

  班上人都在窃窃私语,无非是谈论一向横行霸道的孙厘,这次居然做了回大家敢怒不敢言的事。

  “陈溺,要不你去办公室求求情?”

  “刚好也要去交作业,顺便把孙厘带回来呗。”

  “对,让陈溺去!我上厕所回来,瞧见潘老师也在里面,陈溺去准比我们去有用。”

  理科班女生不多,就连几个男生也起哄让她过去“救队友”。

  被“幸运”选中的女生肤白眉软,坐姿端正,穿着洁白干净的校服。

  拉链拉到锁骨上方,袖口磨着桌沿也不沾半分脏污。安静认真的好学生模样,是典型的受老师喜爱的那一类模范优等生。

  陈溺正低着头解数学题,闻言稍抬眼。

  一群人同样殷切地望着她。

  她点点头:“写完这道题就过去。”

  数列题没耽误她多长时间,但陈溺抱着作业往楼下走时故意磨蹭了会儿,正好赶上孙厘挨完骂回来。

  孙厘大概不想这么快回班上被看笑话,两个人在楼梯拐角那遇上了。

  她靠在那,眼眶委屈得有些红:“去交作业?”

  “嗯。”陈溺并不好奇她会主动和自己说话,轻声问,“你还好吗?”

  “好个屁,傻逼乔琛。”孙厘挠了一把头发,模样气愤,“都说不是我举报的,硬他妈咬定是我的字!千万别让我逮到那个让老子背黑锅的罪魁祸首!”

  陈溺眼睫眨了一下,若有所思:“不是你啊?可班上人都在夸你呢。”

  孙厘收回龇牙咧嘴的表情,犹豫了会儿:“夸、夸我?”

  “是啊,大家都觉得你做了件勇敢的事儿。”陈溺淡声,话题一转,“原来不是你举报的,其实我也不相信是你。”

  孙厘突然生出个这口黑锅也并不难背的想法,问她:“为什么不相信是我?”

  “因为你和乔老师在有些事情上还挺共通的。”

  陈溺问她记不记得文理科分班时,她还冒充过自己给班上一个猥琐的男生写了封情书。

  孙厘这人很浑,对早先的事情早就没记忆了。

  楼道光线暗,她看不清陈溺表情,也摸不准她旧事重提是想怎样。

  陈溺看出她的防备,笑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起当时乔琛老师还跟着你弄的恶作剧一起笑。我以为你们这么像,关系会不错。”

  孙厘先是皱眉想反驳,又看了看她:“刚分班都不认识,就跟你开了个玩笑。你不会介意到现在吧?”

  陈溺月牙弯弯,十分无害地勾起唇角安抚她:“怎么会?都过去了。”

  她这一打岔,孙厘感觉自己烦躁的情绪消散不少。

  楼梯口传来脚步声,上来的女生是艺术班的祝佳迎,来找孙厘陪她去校外。

  孙厘没心情去,可碍于交情在,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我倒霉死了,待会儿还要去写三千字检讨。”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都快毕业了还写什么检讨!”祝佳迎性格骄纵,假意推她一把,恰好把她推到在边上准备离开的陈溺身上。

  也没道歉,她只是随意地眄了一眼这个乖顺又没什么印象的书呆子,对孙厘说:“算了,那我自己去。”

  这个快下课的点,高年级教研组办公室里只有两个老师在:还在发脾气的乔琛、和艺术班的班主任潘黛香。

  陈溺把作业放在桌上,听见乔琛还在哭。

  而潘黛香在旁边安慰她反正隔几年还能评特级教师、还年轻……之类的话。

  陈溺无声地站在桌角,漠然地看乔琛把眼睛哭肿后回了寝室继续哭。才拿出在口袋里放了一天的请假条给潘黛香:“老师,我想出去买东西,能不能帮我签个字?”

  “这都没别人在,怎么还喊老师。”潘黛香接过,飞快地给她签上名字,“来那个了?这个月来早了。请假耽误学习时间,要不妈给你买卫生棉去?”

  她摇头:“我自己去。今天的作业都写完了,不会耽误多久。”

  潘黛香不免唠叨:“肚子不舒服就走慢一点……开学测验成绩我看了,数学还得加把劲啊。妈也帮不上你,不过刚那个乔老师对你印象不错,要不我请她周末给你补补课?”

  陈溺低眸:“暂时不用。”

  潘黛香见状也不好再逼迫,毕竟这种关头多得是压力大直接放弃回家的学生,只好拿着水杯往楼上走。

  入了春,南港的天气正经过雨季,环境湿闷。

  柏油路上刚有洒水车经过,陈溺的帆布鞋被淋湿了点,还被盛情难却的小姐姐塞了一张传单在手里。

  绕过便利超市,她直接走到了学校侧门的老旧公交车站那吹风。

  三年高中终于要结束了。

  和那些还没毕业就在缅怀青春的同学不同,陈溺一点也不喜欢这几年的时光。

  好学生觉得后排那些人碌碌无为、不学无术,坏学生瞧不上前排这些人自命不凡、自视清高。

  谁说校园是座干净的象牙塔?

  这里有把恶意当玩笑的蠢钝同学,还有作壁上观的老师。恶人总是记性不好,遗忘时才更像个干干净净的善者。

  读书也闷,为了五、六百分寒窗读个数十载。

  读死书、死读书,渐渐读成个书呆子,也没见得工作后有几个年薪能入百千万。

  用这些老师的话,她现在大概是“高考前焦虑症”。

  高三生,做出什么都不稀奇。

  距高考只余几个月,能不能考得上基本已经成定局。可成绩不进反退,难怪潘黛香都想给她请家教。

  状态不对劲,得随便来点什么给她一记当头棒喝。

  陈溺重重舒出口气,拿着手上的传单在脸侧扇了扇风,散散脸上的热气。

  路灯下,她终于注意到纸上的几个大字———帮助未成年修复处.女.膜,一对一,全程私密女医生。

  “……”

  这是提醒她不认真读书就容易成为失足少女?

  九中在老街区,虽然不至于电线杆上到处贴着“富婆重金求子”的广告,但这种传单也能在学校附近发放,显然证明城管不怎么管事儿。

  她瞥了一眼就懒得再看,只靠在马路牙子的栏杆上拿着继续扇风。

  离自己两三米远的马路对面蓦地停下一辆机车,陈溺被这炸街的轰鸣声吸引了注意力,抬眼瞥过去。

  机车停在街边一棵桃花树下,夜风吹过,拂下一阵阒然春色,几朵落花恰好掉在车主平直的肩膀上。

  陈溺常听班里那几个男生说谁新买了辆哈雷还是雅马哈,说哪天要开出来带妹子出去兜兜风。

  这个年纪的少年,估计都爱这些耍酷的东西。

  车主是个很年轻的后生仔,深色工装裤包裹着笔直修长的腿,上身一件圆领白T恤,套了件黑色夹克,松松垮垮的慵懒样。

  大概是社会小哥,又或者,是学校门口那堆常聚在一起的其中一个?

  男生拿下头盔,拨弄了两下额前短发。

  暖黄色的光线照得他乌发泛栗色,像给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打上了一层雾蒙蒙的滤镜,朦胧了不少眉眼间的锋利。

  有点意外,这人长得居然还不错。

  陈溺仔细地瞧了瞧,岂止不错,简直是个五官出色的极品。

  他单边眉梢刻意断一截,眼皮褶子极浅,盖不住那双野性勃发的眼。有颗浅淡美人痣生在他眼尾,却不显半分柔和的女相。

  突出的喉结弧线嶙峋,轮廓收敛。似鬼气森森的英俊阎王爷,又似地狱里恶劣的魔。

  大约是在等人,男生单手插兜,两条长腿闲闲地靠着车身。须臾后似乎想起什么,把车又移开了点。

  陈溺偏了偏头,瞧着刚才那块地方,原来占着了盲道。

  他低着头,肤色白得泛着冷感。拿出手机还没两分钟,不远处一个女生就火急火燎地朝他跑了过来。

  竟然是祝佳迎,她身材高挑丰满,外形很受学校男生的欢迎。

  和自己身上穿的肥大校服不同,她那件从腰身到裤脚都是精心剪裁过的。校服外套敞开,里头是件露肚脐的吊带。

  “怎么才来啊。”祝佳迎娇嗔一声,严丝合缝地贴过去抱住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男生还是没什么大反应的样子,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懒劲:“你说有东西落我那儿?”

  “我的心啊……落在你那了。”伴随着这句甜腻的话说完,祝佳迎伸长手勾住他脖子要吻上去。

  但这动作在开始时就稍稍止住,因为对方态度太过冷漠。

  他不特意低颈,就任由她这么费劲地踮脚靠近,漆黑的眼眸里盛满了意兴阑珊的倦意和乏味。

  察觉到男生的敷衍,祝佳迎不情不愿松开手:“你干嘛啊!”

  他站直了点,白走一趟显然让他心情不太好。居高临下睨着女生,轻而易举止住她再度伸过来的手:“我记得我俩好像分手了。”

  祝佳迎涨红了脸,声音有了哭腔:“我昨天是说气话……”

  “别玩弄我感情啊,我认真的。”男生倒打一耙的本事很了不得,对眼前人的挽回视而不见,以吊儿郎当的语气覆在她耳廓说,“好聚好散,懂吗?”

  他们的姿势更像是耳语。

  后边的话,陈溺已经听不清,她索性把视线也移开。不多时,祝佳迎娇俏的脸上流满了眼泪,给了男生一巴掌后,哭着跑开了。

  陈溺挑了挑眉。

  今晚真走运,已经看见两个人哭了。

  难得见祝佳迎因为一个男生哭得这么伤心,她在学校就是只高傲孔雀。就好像前一刻在楼道口说话时,眼睛都是往上看的,没想到也会有这么一幕。

  陈溺有些唏嘘地看着她的背影。

  再回头,却倏地撞进了对街男生玩味的黑眸里。

  他确实能是让女孩目不转睛的类型,身上一股天然浑成的浪荡气质。

  暖黄色的街灯和他漆黑深邃的瞳孔暧昧不清地勾兑着,酿就一个不平凡的夜。男生上衣下摆被吹得稍稍鼓起,像是藏了晚风的形状。

  眼神碰撞之间,他已经大步走过来。

  不是直接走向她,而是她边上的垃圾桶。从口袋里掏出片口香糖,糖纸丢进垃圾桶里,他转身眯眼盯着陈溺。

  女孩纤薄瘦削的身板套在不合身的校服里,看戏被逮个正着也不见半分窘迫。浓密的长睫下一双灵动乌眸,眼型上勾,似一轮弯翘的月。

  视线下移,他望向陈溺校服胸口处的校牌,嚼着糖,语调缓慢地念:“南港九中,高三九班,陈……”

  陈溺望着他有些迟钝,才反应过来。手疾眼快张开手掌挡住他没念完的名字,取下放进口袋。

  她眉梢微抬,表情看着像是给人一分笑都吝啬。唇角习惯性往内抿着,带着点似有若无的冷漠。

  “高三生啊……”男生没被她这冷脸影响到,舌尖抵了抵腮肉。拖长音,胸腔蓦地漫出懒怠笑意,“不在教室里好好读书,逃课来偷看别人拍拖打啵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